首页 >> 国际 >> 赌博游戏代码-有大病:富人众筹,穷人等死 ! 德云社:说相声呢?

赌博游戏代码-有大病:富人众筹,穷人等死 ! 德云社:说相声呢?

发布时间: 2019-12-28 13:00:06来源:互联网 

赌博游戏代码-有大病:富人众筹,穷人等死 ! 德云社:说相声呢?

赌博游戏代码,这个假期,众筹又成了人们热议的话题,一个人病了,家庭支付不起医疗费,来个众筹,筹点钱也没什么,谁还没有个过不去的坎呢?

德云社的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重病住院了,他的家人在网上发起众筹,上限100万,现在已经筹到了14万多。

可是这样子的众筹因来很多的质疑声,有的说她们家有车有房,有的说年收入光父母就9万多,有的说有钱买5000多的手机没钱治病。

面对各种质疑,吴鹤臣的家人昨天晒出了居委会的证明:

这个证明一出来,又有很多的网友质疑了,这是吴鹤臣父母的收入和存款,吴鹤臣本人个妻子的收入和存款呢?年收入9万多在北京是贫困户?看来大城市贫困户的标准就是高啊?

说句真话,网友们的质疑也有道理。

说句实在话,人家的众筹是父母发起的,这个证明就是证明父母的收入,也没错吧。

面对种种质疑,5月4日,吴鹤臣的妻子也出来发声了:

以下为全文:

陆续会公布一切信息

截止目前善款依旧在水滴筹平台

也将会为水滴筹提供医院官方账户

一切费用,公开透明

并且全部用于医疗及医疗相关费用

捐款的各位好心人,请尽管放心

哪怕是众筹里一次转发,捐一块钱的好心人

我们也会让您明白钱花在什么地方

我本人力求问心无愧

也代表家庭对此次关注众筹的好心人

表示衷心的感谢

谢谢各位帮助我们家庭度过难关

也谢谢社会各界的关心

家庭情况就是这样

所谓房租,车辆所有信息均由我个人公布

并非被其他人曝光

为的就是让大家明白事情真相

再次重申,没有逼捐骗捐

公布一切资产

让好心人了解真实情况

这是我们必须做的

捐,是情分。

我们全家都感谢您的滴水之恩

不捐,是本分。

我们全家都感谢您对我们的关心

众筹于2019年05月01日发起

发病于2019年04月08日

截止到目前为止所产生医疗费用

家庭费用均由家庭承担

没有动用一分钱的善款

年龄小不代表不承担,不负责

更是要代表会慎重考虑

未来路还很漫长

未来生活还是要继续

我尽我所能保护好我的家人,爱人

不用质疑离婚之类的问题

遇到了就是我的幸运

结了就没打算离

无论恢复成什么样我都会一直陪着

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几十年

只要他在我就会一直陪着

因为我不会遇到第二个他

差一点失去之后只会更加珍惜

再次对所有关注这件事的所有好心人表示衷心感谢

同时也会处理好这件事的正面合理的质疑

感谢各位

不知道各位看官看懂了没有,人家没有逼捐!没有逼捐!没有逼捐!

细心的网友还发现众筹下面有这样的文字:

这下又有网友不干了:

一个护工月收入还8000呢?一个相声演员月收入6000?郭德纲也够抠门的啊!当相声演员还不如当护工呢?

你把未来的花费全算上了,这些都要看捐吗?

车子不买,房子要租,房租也要众筹?来回的油钱怎么不众筹呢?

这边质疑,那边回复,这让我想起那一年深圳的罗一笑,让我想起武汉的刘凌峰,都是众筹,都是质疑,我还写过一篇文章呢?

最近,楚天都市报公众号推送了一篇文章武汉37岁男子被查出胃癌晚期,他的朋友圈让人泪崩,行文流畅,催人泪下,让人忍不住要给他捐款!网友爆料,新闻报道中当事人刘凌峰,一周前曾经在知名的众筹平台轻松筹上发起过一次大病众筹,筹集金额为30万:然而,网友透露,刘凌峰为武汉某房产中介公司高管,且本人名下另有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去年出售武汉十多套房产变现,妻子的驾驶车辆为宝马z4敞篷跑车,根本不缺钱。

从一开始大病众筹平台出现,为少数贫困患者雪中送炭缓解了治不起病的难题,到如今朋友群和朋友圈里的众筹项目越来越多,也让捐款的人越来越疑惑,这钱到底还该不该捐?如此下去,爱心被消耗,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也得不到帮助,红火一时的众筹平台也难免被抛弃。

那年罗一笑的事,我还写了文章:罗一笑的病情,牵动了朋友圈数以亿计的人们,都是同情罗一笑的,都是可怜罗一笑的。

不知道你朋友圈里有多少转发,反正我的朋友圈里有三分之一的人,动动手指头就能转发,你转发一次,不需要花一分钱,就有人捐助一元钱,俗话说举手之劳,我想多数人会转发的,因为善良,因为爱心,因为同情,你没错。

30号早上我就有预感,这是一次营销,而且是一次成功的营销,足以让全国的微商们学习的案例。说真话,当是感觉是营销,但没感觉到恶心,还很佩服这个罗尔。

故事可以编,但你不能太离谱,罗一笑她爹编的故事有点离谱了,随着真相的被曝光,有很多的盆友感觉上当了,消费童心,欺骗善良,人们纷纷指责。

一笑她爹坐不住了,戴着口罩流着泪出来开新闻发布会,在我看来这个新闻发布会就没有写的文章那么精彩了,因为还再欺骗,或者说是狡辩。

有人这样评价:生了大病,该病在正规医院有正规治疗手段,为治病患者已花光了家中的财产,并且有赡养义务的子女也尽了力,在这种情况下,患者向社会公众求助,似乎也谈不上不合理。但募得钱后,也有一些问题:如何确保这些钱是用到治疗上,而不是挪作他用?别太相信人性,因为觉得把钱花在治疗上不值得,父母卷走子女爱心捐款也不乏其例。还有,治愈后善款仍有结余,怎么处置?不能只指望求助者的良心吧?

微信、轻松筹等可以公开筹款的平台既不承担对实质事项的严格审查责任,也不管事中事后监管。例如轻松筹只是提供众筹平台,并收取2%的手续费。这就给轻松筹一种激励:众筹项目多多益善,众筹目标金额越高越好,做多做大规模才能收取更多的手续费,这钱可谓“轻松赚”。这种责任与收益的不对称性是不合理的。平台应该承担起与收益相匹配的实质审查与监管责任。在微信公号与朋友圈筹款,微信是不抽头的,谁来履行审查监管职责,值得探讨。、

这两年火起来的众筹救助也是如此,朋友圈里时常见,“同事的爸爸癌症晚期”、“同学的妈妈得了白血病”、“妹妹的同学因为家贫没法上大学”,伴随着催人泪下的文案和“求转发求扩散”的标签,一次次在朋友圈里刷屏。开始的时候,很多人是认认真真的转账认认真真的转发的,因为那么鲜活的生命,因为我的善举得以存活,这是我的善。

可怕的是后续真真假假的谣言和辟谣,让人无所适从。一会儿是诈骗集团,一会儿是骗捐挥霍,一会儿是陈年信息,一会儿是营销编造。次数多了,我们的心也冷了。就像那个《狼来了》故事里的“不善良”的大人,我们不是不关心一个孩子的死活,而是在无法辨别真伪的情况下,屡次牺牲自己的时间去探查然后被骗,让我们觉得自己的善良,太廉价了。

有人这样评论:慈善是阳光的事业,应该以正当的方式去做慈善,以正当的方式唤起人们的爱心。现在一些慈善,打着慈善的幌子,以慈善之名做生意,用很多不正当的方式去消费人们的同情心。编一个让人同情的故事,制造一个引人的噱头,制造一个网络热点――也许背后需要有一个需要救助的人,但只要沾上了商业元素和营销目的,就是对社会爱心的透支。

有人说,真正善良的人,在下次遇到需要出手的时候,还是会毫不犹豫地拉上一把。但是,会犹豫、会怀疑、不愿充当营销和谣言工具的人,就不“真正善良”了吗?

一个失去信仰和信用的社会是可怕的社会,一个消费爱心和慈善的社会最终会变的更加冷漠,在今天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危机到了最脆弱的时候,人们的善良再来作为营销的噱头,我感觉这种行为真的是无耻的。

面对着今天,德云社的相声演员生病的众筹,我心里在想,我们这个社会谁才是需要帮助的人,有这样一句话:富人大病众筹,穷人大病等死。这句话不是耸人听闻,很多的百姓只有基本的医疗保障,只有微薄的收入,用这几十块钱的老年机,他们得了大病怎么样呢?要是三万两万的能治好的病,自己凑钱,要是十万八万能治好的病,给亲戚朋友借钱,要是三十万五十万能治好的病,那就保守治疗回家等着吧。

他们的手机没有智能,也许他们的脑子也不智能,有了大病,只知道自己穷家荡产也要治,穷家荡产治凑不够钱呢?就只能等了。也许他们真的没有智能了!!!

没有人逼你捐款,真的。你要是有钱想捐给那些真正需要钱的病人,你就去各个医院的肿瘤科和透析室去看看吧,家穷四壁的大有人在,他们不会众筹,他们也不会写煽情的文章,但他们依然值得同情,他们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他们才是真正需要帮助的人。

最后贴上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妻子的一篇文字:

​​从水滴筹发起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四小时

各种声音都有

首先对所有关心这件事情的朋友表示感谢

真心的感谢

突发疾病,始料不及

我慢慢写各位慢慢看,别骂家里人,家中二位老人都已经六十多岁,无非是想救自己儿子一条命,没伤天害理只是没有家底,别无他法。口下留德!

车,房,所谓的北京人有钱,我慢慢说,各位慢慢看。可能写的慢,最近实在是很忙,各位见谅,了解了事情原委再说不迟,特别想骂人的,别骂家里老人,别骂德云社

骂我,我叫张泓艺1998年的,吴鹤臣的合法妻子。

4.7日周日,在三里屯演出,晚场演出结束,我跟一个从山东来的朋友开车前往三里屯接吴鹤臣下班,许久不见得好朋友来京,一路畅聊,当时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

吴鹤臣说他饿了,我们开车到家附近的肯德基,点了一个榴莲冰淇淋和一个鸡翅桶,随便吃了几口就回家了

到了凌晨三点多,吴鹤臣突然说肚子疼去个厕所,回来再睡

大概三分钟左右我听到卫生间声音不对,马上去叫门,让他开门,听到他在里面哼哼唧唧说不了话,情急之下拽开了卫生间的木门,庆幸房屋老旧,及时打开了,看到吴鹤臣窝在墙角,想扶起来,但是他太重了,只能先让他平躺在卫生间地上,赶紧喊朋友拨打120急救,期间企图心肺复苏,被吴鹤臣阻止了……他说冷,地上凉,我随即回屋拿被子直接盖在他身上了,等待急救车来

急救医生到了检查了血压血糖心率,与此同时吴鹤臣开始吐,医生询问是否喝酒,说是有酒味,我说只是吃了冰淇淋,同屋的大哥喜欢喝酒,结果出来,血压血糖心率一切正常,医生怀疑是食物引起的,说没什么大事,先送医院吧,到楼下我问送哪?医生说就近送,东城吧,我说别了,送天坛吧。不管有没有事送个大医院,踏实。医生同意,现在回想起当时,真的觉得自己这个决定是最正确的。

往天坛送的路上,突然就很害怕觉得莫名的委屈,我凑吴鹤臣耳边说,我说我害怕,他说别怕,没事。

到天坛医院,医生看到呕吐物当即安排头颅ct,说可能是脑出血,做个心里准备,那个时候不懂脑出血脑梗的区别,我哭着求大夫们,如果可以先把溶栓的药用了,不会差医院钱,护士说一切听医生的,医生会安排好,期间吴鹤臣一直有意识,但言语不清,拍片的时候我在里面陪着,他抬手擦汗,我说你乖别乱动,听医生的,他点了点头。他开始没意识开始咬舌我把手指伸进去怕他咬到自己舌头,他咬的越来越紧,我凑近了说,宝宝你把我咬疼了,他就松开了,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会控制不住掉眼泪,在丧失意识的边缘…依旧尽力控制着自己不伤害我……

ct结果出来左脑全都是血,医生让我看片子说大面积脑出血得赶紧手术通知他家里人,手术很危险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需要再做一个cta

跟着护士姐姐推着病床直奔ct室,准备拍的时候吴鹤臣开始咬舌,护士说,没意识了,赶紧送回抢救室,进了抢救室就被挤到了最后面,隔着老远看着五六个医生围着他进行抢救,医生让我去办理住院然后去找主刀医生签手术通知书,再次强调,一定要告诉他家里人,让他家里人一定来,手术太危险,你一个人抗不了,家里人回头找你要人你负责的了么?

来不及哭,马上去找医生,生怕耽误一分钟,住院一部十一楼医生办公室,对着电脑医生给我分析片子,介绍手术可能出现的风险,因为没有做cta,我又否认他有高血压,医生怀疑是先天性血管畸形引起的,但一切不好说两种可能,一种突发性的高血压引起的,一种先天性血管畸形引起的,但无论哪一种风险都比较高,出血量太大了,术后可能各种后遗症,偏瘫是肯定的,可能会丧失语言能力,甚至没有意识,不知道你说什么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了解了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哭着签完所有字,求医生救救他…医生可能觉得我年纪小,眼神特别坚定跟我说放心吧我们肯定会尽力。

乘电梯下楼跑回抢救室,把单子给医生,给他妈妈打电话……

这个电话仿佛是我二十年来最难打的电话,平复好情绪,接通的那一瞬间就哭了:

妈,吴帅病了,脑出血,医生说要马上手术,您跟爸来一趟吧,在天坛医院。电话那边他妈妈泣不成声,电话这边我咬着衣袖,不敢哭出声,匆匆挂了电话早上六点站在天坛医院急诊楼门口,放声痛哭,脸面尊严什么都不重要了,那一刻心疼,害怕,委屈,难过,孤独全都涌上心头。

那一刻我明白,无论结果如何我们俩,这一辈子都被改了……

从早上八点多送进手术室一直等到下午一点多才出来。期间微信上跟陈九福老师,李鹤东老师,说了吴鹤臣的情况,在队里给他告了个长假,让九福老师尽快找搭档,别耽误演出。等到他父母来了以后,拿着他父亲的存折去取了十万块钱,准备交欠医院的钱。手术结束后医生说手术很成功,他父母哭的不行,他父亲要看看切下来的那块骨头,看了一眼就别过头大哭,我接过头骨,拿在手里,心里突然感觉沉了一下,哽嗓咽喉说不出话,往常吴鹤臣的头发都是我剃的……

从手术待客室出来反而特别冷静,默默的掉眼泪,安安静静的等着,等了半个小时终于推出来了,我冲过去在他耳边轻声安慰,我知道他听不到…万一呢…

我说…你乖,别怕没事…有我呢……

他父亲四年前脑梗,身体一直不好行动不便,看到儿子躺在病床上浑身的管子,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掉眼泪,他母亲则是默默擦眼泪,不忍心看又想看…送进重症,医生告知没什么事,家属留个联系方式回去等通知,在外面等着没用,见不了,我抱着他母亲,一直安慰我说妈,没事,有我呢,别担心,哭病了吴帅该操心了,他妈抱着我嗷嗷哭,哭的我心都碎了,偷抹了一把眼泪,让朋友开车把他父母舅舅舅妈送回昌平,他父亲执意不走,要在病房外面陪着,好说歹说才劝走,说好第二天再来看,才勉强哄走。

安顿好前来帮忙的朋友,让他们都回去了,我一个人拎着被子他的衣服裤子鞋,各种检查单子,欠费单游走在一楼大厅,几经周折把欠医院的钱补上了,将近两万的把手术费用结了,压了五万,我问还欠医院钱吗,前台姐姐说,现在医院欠你一万……

拎着所有东西往医院大门走,下午四点左右,困累乏,头疼,两天一夜没睡实在难受,到了家门口下车就吐,到了家迷迷糊糊躺了一会儿,睁眼就晚上了,山东的朋友回来找我说一块儿出去吃个饭,我才想起来,一天没吃饭了。因为之前练体育腰有伤,连续的走路,腰疼的不行,刚好路过北派,打算找师傅给揉一下,毕竟,那才只是第一天,躺下十分钟医院来电话了,确定身份,让我赶紧回医院,跟医生商量一下第二次手术的事,我当时整个人都懵了一下,来不及过多反应,开车!去天坛!

好在离着不远,开车十五分钟到了,刚到地下车库医院又来电话,问到哪了,我说马上,被告知,直接去找医生,主刀医生在住院一部,直接去快去,对天坛医院完全不熟悉地形,按着指示找,直奔医生办公室。

到的时候十一点多,医生正在吃饭,看到我来马上放下吃的,我忙说您先吃,别急我等您,医生说,生命的事不能等,我先跟你说,就是太噎了,等我喝一口水,急忙喝了一口就开始跟我交代手术。

上午的手术很成功,但是在头皮和头骨之间有血肿,两种方式,一种保守治疗引流,一种手术,我是个外科医生,我肯定和你建议手术,手术清除血肿以后对恢复有好处,如果不做,血肿越来越多,还是会压迫脑组织神经,反而对病人不好。我犹豫了……一天之内做两次大手术…我有点舍不得,脑部手术必定是全麻,反复考虑,问医生,咱们观察一晚上行么,明天早上如果出血量增加了,就做,如果一样或者有减少就不做了吧…我舍不得,医生说一晚上可以,没问题,那这样你先签个暂不手术,明天早上来,带去再查个ct看看出血情况再定,等半个小时一会儿回来签,我跟朋友两个人出了医院打算附近吃口东西,毕竟这个点儿了…忙着忘了吃了,简单吃了几口面,回医院,找医生

这次换了个医生,很……吓人……把第一个手术之前的那些后遗症全都说了一边,并且加上肯定,指着片子跟我说,你去让任何一个大夫看看这片子,能说他能恢复,你看大街上走路一瘸一拐的不是脑出血就是脑梗,肯定留残疾,肯定不能说话,意识恢复都很困难,做好准备吧。劝我,你还这么年轻不想想别的出路么? ???吴鹤臣是我的,我这辈子不会遇到第二个吴鹤臣,只要他活着我一定不会放弃一下,后退一步!

紧接着又说这次手术不影响他最终恢复。没什么用不影响最终结果…一番话说完我彻底崩溃了,楼道里放声痛哭,毕竟我才二十岁。况且从没经历过这样的情况……

主刀医生可能看我哭的太惨了,支走了之前的医生把我叫进去,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手术流程和意义,告诉我你要听天坛医院本院的医生怎么说,我是天坛医院的医生,你听我的不要听别人的,自己考虑一下,别哭,哭不解决问题。同意手术!凌晨一点签的字,两点手术三点四十三手术结束,医生出来告诉我手术非常顺利,很有希望!

送回重症监护室,开车,回家。到家早上五点多快六点了,睡到下午一点多,起来去医院。

捐不捐你们自己看这办吧!各位朋友,不知道各位有什么看法,欢迎评论!

澳门英皇

相关文章
整站热门


整站最新


栏目最新